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

黃金牛市靜靜起動了

對於黃金,多數投資者其實並不認識的很清楚,對他們來說,黃金等於首飾之類,很少人可以聯想到「錢」。

因為不能以「錢」的角度來看黃金,加上長期生活熏習以鈔票為錢的慣性,很少人可以實際看透真相。

有些人受到西方長期灌輸的「黃金無用論」、「野蠻人的遺跡」,所以對黃金出現一種莫名其妙的輕蔑和仇視。

但是這些人為何不曾經想過,如果黃金真如西方說的那樣,只是一種商品,如同鑽石、橙汁的話,那為何沒有一家中央銀行儲備鑽石、橙汁呢?

以「長期週期」分析黃金走勢,2011-2016年,你自然可以說黃金是熊市。

但「超級週期」分析的話,只是回調。

無論是熊市也好,回調也好,其實早已經結束了!

現在黃金在底部築底,緩慢回升中,這其實是牛市啟動初期現象。

但是太多人不了解,還以為黃金在跌,半死不活,卻不知道牛市已經啟動。

一般人,都要等金價漲幅以急速上升時,國際經濟恐慌時,媒體報導時,才會發現原來黃金在漲,大牛市中...

而等這些後知後覺者慌忙搶進場時,會面對買不到,或者買到牛市最後的尾巴,最後隨著尾巴一起下跌。

黃金牛市早啟動,別以為它還在跌,只是很多人看不到市場變化而已。


下圖是各國貨幣計價的黃金價格,明顯顯示金價在築底,緩慢回升中。




【美元計價的黃金】在2015年末已經見底,兩年多來,沒有再跌破新低。


【人民幣計價的黃金】一樣在2015年末見底,兩年多沒有再跌破新低。


【歐元計價的黃金】在2013年初見底後,4年多來穩定上升。


【瑞士法郎計價的黃金】在2013年初見底盤整兩年築底,在2015年末進入上升通道。


【新幣計價的黃金】大馬人一向認為強的新幣計算黃金,在2013年初見底盤整兩年築底,和瑞士法郎一樣,在2015年末進入上升通道。


【馬幣計價的黃金】在2012年底盤整一年多築底,在2015年末進入顯著上升通道。我一直以來,鼓勵想買房屋的人可以的話把馬幣轉為黃金儲蓄起來,以後等黃金泡沫後(現在還沒來),再轉回馬幣購買房屋。如果這樣做,你就可以閃過馬幣隨油價暴跌的命運,而且現在買房的資本也增加了。


【日元計價的黃金】在安倍經濟學亂印鈔票的背景下,金價對日本人來說根本沒有下跌,一直在漲,2013年後一直在高位盤整,沒下跌過。





https://ckfstock.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11.html

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全球黃金供應正在下跌?

 全球黃金需求在增長,但是新發現的金礦規模保持在很小的水平

    
未來八年內,澳大利亞的黃金產量預計會下跌50%

    
幾乎可以肯定,全球金礦供應下跌會導致黃金價格上漲
鳳凰國際iMarkets近日撰文指出,全球黃金需求在上漲,但是新發現的金礦卻沒能與需求的增長保持一致。黃金勘探投入的資金也來到了歷史高位,達到了543億美元,過去18年來上漲了60%。
但是,黃金勘探費用的增加並沒有產生同等的新金礦的發現。過去十年來,41座新發現的金礦只產出了2.155億盎司的黃金。即便把最近發現但卻沒有開采的金礦算進去,包括到目前為止發現的一些大型金礦,在未來十年內,這些發現的金礦所能開采的總黃金量預計不會超過3.63億盎司。
金礦的發現遵循的是一種可預測的模式。過去28年來全球共發現了263座大型金礦,但是這些金礦中有一半是在上世紀90年代發現的。這種金礦發現的繁榮在世紀交接的時候開始衰退。從2000年到2002年,全球只發現了16座金礦,生產了1.083億盎司的黃金。這低於上世紀90年代金礦發現的平均水平。下跌在持續,新發現的金礦數和開采的金礦量都在穩步的跌落。 2010年,全球只發現了1860萬盎司的金礦,與2009年的6150萬盎司比起來出現了大幅下跌。
舊的礦區正在被耗盡,而對新發現金礦的開採卻又緩慢。可開採黃金的數量沒有達到預期,也遠低於2009年的高峰。
新發現金礦數量的缺乏並不是勘探資金導致的結果。過去十年來,全球投入了543億美元的經費來勘探黃金。問題的一部分在於發現金礦和開採金礦的時間跨度一般在20年左右。除非行業能新發現大量的金礦,否則在不久的將來可開採黃金的數量會出現下跌,進而進一步提升對黃金的需求。黃金的稀缺最終又會導致更高的價格。而全球黃金供應的下跌會幾乎毫無疑問的導致價格上漲。
因此,持續的黃金勘探就變得很重要了。 2018年,總部位於科羅拉多的Newmont礦業公司——全球最大的黃金勘探公司之一,投入了13億美元用於擴張其現有的項目,與去年相比增長了3億美元。
澳大利亞北部採金區大部分可開采的黃金已經被開採盡了,如今,隨著新金礦的發現越來越稀少,開採也越來越貴,金礦開採公司會打鑽到前所未有的地表以下3公里的深度,以期發現新金礦。
據MinEx董事經理Richard Schodde,接下來的8年內,澳大利亞的黃金產出可能會下跌50%,到2057年前僅僅只有四座金礦還能保持運作。
因為打鑽需要越來越深,這樣一來金礦的發現會更難,生產成本也會更高昂。




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513/16269535_0.shtml

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時寒冰:強勢美元正走在路上

强势美元正走在路上
          时寒冰



最近,美元悄然走強,儘管走得非常低調,但非常堅定,美元指數從89到92,僅僅十多個交易日而已。
下圖為2018年3月以後美元指數走勢示意圖




                                                ▲數據來源:Choice金融終端

我在微課堂專題中講過,美元將在3月結束調整,重新步入上漲軌道。儘管此前也一再公開發表文章,強調美元的調整正在結束,但對2017年調整心有餘悸的人,依然惴惴不安。





雖然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此起彼伏,從未消停,但美國經濟數據正變得越來強勁,這形成了強有力的支撐力量。大規模減稅,以及貿易戰,可能助推通貨膨脹,而通貨膨脹上升,又會推動美聯儲進一步加息。這種邏輯關係,使得市場對美聯儲再度加息的預期日益上升。
貿易戰對美元的負面影響是比較短暫的。許多人不從本質上看問題,當初奧巴馬推動建立TPP時,美元為什麼一路走高?最直接的一個因素是,美國通過TPP屏蔽了強勢大國的競爭壓力。特朗普現在挑起的貿易大戰,與此異曲同工,只是手法更粗糙,吃相更難看而已。





在美聯儲強勢加息的同時,其他許多經濟體卻痛苦地發現,自己很難跟進。因為,美國大規模減稅所引發的資金回流,正在抽走流動性。同時,市場上最為重要的美元融出方又人為降低美元供給,也成為引發市場上美元流動性緊張的重要原因。
日本央行副行長中曾宏認為,非美國銀行不斷擴大自身的海外債權(絕大多數是美元),但其資金的來源主要是外匯互換。外匯互換本質上是以一種貨幣作為抵押,來獲得另一種貨幣,如果提供美元的資金大幅度減少,甚至不再有人提供美元,外匯互換市場就不會存在。美元荒其實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一些實力雄厚的資金,正在悄然看好美元的走勢。





我前面講了,現在,美國在竭盡全力屏蔽強勢對手的競爭壓力,這當然是出於恐懼。中國崛起的步伐超出了美國人的意料,而中國對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尤其是石油人民幣期貨的推出,直接對美國的最核心利益——美元霸權發出了強有力的挑戰。
正是由於中國的推進步伐飛快,讓特朗普開始重新匯集鷹派人馬,重整旗鼓,面對挑戰。所以,在達沃斯論壇,特朗普一改支持弱勢美元的態度,突然支持強勢美元。這種態度的反轉,當時並不被很多人理解,因為,善變的特朗普流露出來的,並非是一個完整的戰略體系,更像是臨場發揮的一種即興表演。
這種認識顯然沒有看懂特朗普。



作為一個商人,尤其是一個擔任總統之前就遠近聞名的奸商,特朗普的行為方式雖然怪異,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能從未改變。當鴿派人物一個個黯然退場,鷹派人物甚至超級鷹派人物粉墨登場,人們不得不重新審視特朗普。這是一個性格多變,目標卻從未改變的對手。由於這個人此前未有從政經歷,行為方式不拘泥陳規,從不按套路出牌。
有人認為,中美貿易戰出現緩和的跡象,是近期美元上漲的主因。這種看法可能沒有從戰略層面去思考,貿易戰的作用,並非美國簡單的縮減對外貿易逆差,乃是屏蔽外來競爭力,而每當美國屏蔽外來競爭力的時候,都容易對美元構成強有力的支撐。貿易戰對美元的負面影響,只是短暫的,而恰恰是這種短暫的影響,很容易把人引導到歧路上。
很多時候,人們看待趨勢的時候,容易犯下兩個錯誤:一個是把短期的趨勢誤認為是長期的趨勢。一個是容易忽略機會的價值,而看重短期的利益。比如說,美元的確迎來了一年來更好的價位,由於更嚴厲的管制,卻沒有了當初寬鬆的機會。所以,大智者容易放棄蠅頭小利而把抓住機會放在第一位,而更多的人,則習慣於緊盯著眼前的利益而忽略機會。




有人問我,為什麼在被人罵的時候,還堅持。我說,罵人的人,很多也是弱者,如果我不堅持,他們很容易放棄,為了讓大家不放棄,我承受了那一切。
最後,只想說一句,理解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祝愿朋友們,能夠保護自己的財富,照顧好自己的家人。誠如我在去年年末的微課堂中所言,2018,只是全球大變局大變革大動蕩的一個新的開始而已。
美元走在路上,而我們,同樣走在路上,見證一個時代的痛苦與輝煌。
祝福每一位朋友,平安、順利!


附新聞:《全球匯市》美元突破重要關口後暫作整理,投資人重新評估後市2018-05-02 來源:路透社
路透倫敦5月2日- 美元週三整固漲幅,上日觸及三個半月高點;投資人等待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美聯儲/FED)政策會議的結果,決策官員可能在會議中勾勒出未來利率路徑的前景。

   
不過金融市場並不預期美聯儲會變動貨幣政策,投資人將會關注美聯儲官員有關美元走強和美債收益率上漲對貨幣政策影響的講話;如果語調中的謹慎情緒上升,則可能阻撓美元漲勢。
“儘管我們看到美元近日的上漲走勢,金融狀況並未明顯收緊,但如果漲勢持續,情況可能有變,”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edit Agricole)駐倫敦外匯策略師Manuel Oliveri稱。

   
美元指數週二升穿200日移動均線,為2017年5月以來首見。摩根士丹利稱,這一水准通常會吸引大型機構投資者對美元倉位進行一定的重估。

   
週三美元指數下跌0.2%至92.242。週二曾高見92.57,為1月10日以來最高。

   
市場普遍預期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美聯儲/FED)在周三結束的政策會議上將維持指標利率不變。但鑑於美國經濟可能加速的跡象,美聯儲下月似乎肯定會升息。而且在今年剩餘時間裡可能還有兩次升息。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週二發布的調查顯示,美國4月工廠活動放緩,但技術工人短缺且成本上升,表明通脹壓力正在積聚。
“我們看到年初以來的美元拋盤正在日漸消失。如果將要發布的美國數據顯示薪資增長,那將刺激美元攀高。”東京巴克萊資本資深外匯策略師Shinichiro

Kadota稱。

2018年4月23日星期一

致敬馬克思無貨幣理論 德國發行0歐元紙鈔

知名哲學家馬克思今年適逢200年冥誕,故鄉德國古城特里爾發行了印有馬克思肖像的0元紙鈔來致敬他的理論。(法新社)
知名哲學家馬克思今年適逢200年冥誕,故鄉德國古城特里爾發行了印有馬克思肖像的0元紙鈔來致敬他的理論。(法新社)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著名哲學家、社會學家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生於1818年5月5日,今年適逢200年冥誕,故鄉德國古城特里爾(Trier)除了將鎮內的紅綠燈的小人換成馬克思外,還發行了印有馬克思肖像的紙鈔,其面額為0。

綜合外媒報導,德國古城特里爾為馬克思出生之地,他也在這生活了17年,為迎接馬克思200歲冥誕,特里爾舉辦一系列的大型活動來慶祝馬克思冥誕,包括展覽、研討會、閱讀活動,及音樂會等,鎮內的紅綠燈也替換成馬克斯模樣,馬氏小綠人及小紅人吸引不少民眾目光,許多人駐足拍照留念。
同時經歐洲中央銀行授權,當地旅遊局發行了印有馬克思頭像的0歐元紙鈔,這張紫色的0歐元紙鈔,正面印有馬克思的頭像,而背面則是歐洲各國地標,包含艾菲爾鐵塔、科隆大教堂、羅馬競技場等等。
當地旅遊官員指出,這次發行的0歐元鈔票,與真鈔材質同等級,之所以印刷這樣的紀念幣,是為了體現馬克思提出的無貨幣理論,「當馬克思研究貨幣理論時,他說過最好全面廢除貨幣,所以推出這樣一種0歐元紙鈔,完美符合馬克思的思想。」
雖然這張鈔票面額為0,但是售價為3歐元(約新台幣109元),首批5000張已被搶購一空,目前緊急加印2萬張0元紙鈔。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息加,市瓜?

點石成金 - 石鏡泉 2018年4月3日

無可置疑,除非未來有經濟衰退,不然市場一致認同,環球已進入加息周期,息多加,市必瓜,是硬道理。但息會怎加?會加多少?市會否瓜?看多方面。

 
  環球央行基本協作不再QE(向市場注資),並或會退市(沽出之前因QE而買入的債券,即向市場抽水),息終加。

 
  (1)美儲局已不再QE經年,並於去年10月起,逐步退市;

 
  (2)歐央行應於今年7月不再QE,何時退市,未公布;

 
  (3)日央行仍QE,未定停QE日期,但已放風會減少QE;

 
  (4)中國人行於年前已一直在去槓桿,直接抽水。

 
  環球4大央行的退市(抽水)行動,是漸進式的,是溫水煮蛙,但當溫度(抽水)累積到某一時刻,隻蛙(市場)就會驚覺,熱咗,會「跳」(市跌)。又或當這4大央行或市場或政府一些行為,可以突然加溫(抽水),隻蛙(市場)又會跳(跌),隻蛙(市)幾時瓜,會不會瓜,看幾點。

 
2月市跌 因LIBOR急升
 
  今年2月初,市場未等到美儲局3月的加息,已大幅下挫,是因為當時的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猝然抽升,至2008年以來的高水平,習慣了低息的一眾市場,便立刻瓜一瓜,可以日跌千點。為何當時LIBOR抽升?有一大堆原因︰

 
  (1)美國會通過財政法案,擴大財赤,美財政部遂發行大量3月期票據,即向市場抽水,息便升;

 
  (2)美國存款戶見短息升,為貪息,向銀行提款,買這些較高息的3月期票據,銀行便缺水,要提息去搶存款,又或自己也發行票據去籌錢;

 
  (3)一些美國大企業,因應特朗普的減稅優惠,將其為避稅而存於海外(主要是存於歐洲)的利潤,抽調回美國,使到這些市場少了資金流,其市場息便升;

 
  (4)美國政局亂,財金政策不明朗,貸出款項者要求較大的風險溢價,息亦升;

 
  (5)由於市場波動,銀行借拆的CDS亦見擴大;


 

(6)機構投資者為防風險,亦搶錢去提高本身的現金流。

 
  眾多因素疊加出現,致今年2月的LIBOR急升(見圖一及圖二)。為甚麼上述(1)至(6)的疊加因素,基本上都是美國的資金流問題,卻會影響到倫敦的LIBOR?這就得由LIBOR的特殊性說起。

 




 
  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後的QE,使到環球資金氾濫,這增加了的資金,並沒有拿去發展國民實質經濟,而是拿了去炒。炒資是唯利是圖,亦是有今生、無來世,炒期一般不長,1至3個月期最多。由於炒家都是急驚風輩,要找資金周轉,都是打個電話就錢要到。環球中,以倫敦市場最方便,其營業時間,可以上午接到亞洲市,下午接到美洲市,這造就了倫敦成為全球短期資金的拍賣場,由於資金雲集,倫敦銀行間的借拆率LIBOR便成了全球短錢的指導利率。在10多年來的QE後,大的資金拆出者,都謂去倫敦放錢啦,大的資金拆入者,都謂去倫敦借錢啦,LIBOR便由倫敦銀行同業拆息,一變而成WIBOR,環球銀行同業拆息WorldIBOR,這是筆者自創之字。

 
  這個WIBOR即LIBOR,影響到幾多資產值?有估是關乎350萬億的資產值,美儲局QE了10年,也只是買入了4萬億的資產而已!LIBOR一動,不止牽一髮動全身,而是動全球!影響之大,是將美儲局的聯邦基金利率Fed Fund、港銀行間的HIBOR,貶低不少。

 
  這涉及的350萬億資產,包括哪些?
 
  按揭息、公司債息、政府債息、信用卡息、學生貸款息,及不少衍生工具息、利率工具息、外匯工具息等等。LIBOR(WIBOR)是怎影響一眾息口?

 
  市場對以上的借拆,是如此叫價的︰LIBOR加幾多點子。

 
  因為其資金池大,各路資金競價,故LIBOR(WIBOR)是公價息,是資金成本,而加上去的幾多點子,就是看借款人的信用,以及所涉資金的風險度,情形就一如大家去一些餐廳叫餐,基本上是每位200,包茶啡;如食意粉,收240;食魚,收260;食牛,收280。

 
  過往10年,資金太平,LIBOR息亦低,但自去年起,環球資金收緊了,LIBOR亦逐步升,怎料到今年2月,眾多谷息升的因素疊加出現,便見到LIBOR急升,環球350萬億的投資市場就「如夢初醒」地感到息不再平,以前可以賺少少都夠食的投資產品不再受歡迎,而要向較高息的產品靠攏。

 
炒家趨謹慎 市不再勇
 
  2月一跌之後,炒家的回報要求高了,即價不能再這麼平,孖展又要減些了,影響之下,大家都謹慎了,炒家一謹慎即是市不再「勇」、「湧」。

 
  但這並不代表投資世界末日,只是不夠回報的投資產品,只有盲毛才會要。「息」盲,在投資市場上,是找死的代名詞。

 
  在未來一年裏,息口是會趨升的,但到今年4月中,美國政府稅收回籠,3月期票據發行需求便少,屆時LIBOR應回軟些,而市場又或會癲一下。

 
  但到今年7月,歐央行應不再QE,國際市場資金會少了些,如屆時中美起了貿易戰,環球美元需求供應便會少。假如美國雙赤又續增加,唉!LIBOR又會再升,當然另個不可忽視因素是美國通脹升不升(最近一次公布的通脹數據是高於市場預期)……。

 


 
  可能是美儲局也看到這息終要升之局,所以儘管美儲局預測息口的點陣圖,雖仍維持2018年只加息3次,但新的2019年加息次數由原預加2次,增為預加3次。這即是謂︰息是加硬,加得快定慢,看N個因素的互為影響發展,而這些因素在上文已約略談過,這都是灰犀牛,牠們幾時衝過來,大家估;之外尚有黑天鵝,甚麼是黑天鵝,點知吖,估到就不是黑天鵝,而是燒鵝啦!

 
  轉打穩陣波,相信是不少投資機構今年的選擇。

2018年3月20日星期二

比特幣所謂財富去中心化的神話


資料圖片
有留意虛擬貨幣的讀者,應該對3月7日「黑色星期三」記憶猶新。全球第二大比特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發生了一次今年以來最嚴重的駭客攻擊事件,一夜之間大量賬戶被駭客盜用,然而令人驚嘆的是,駭客居然沒有從用戶賬戶提取任何比特幣。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證明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洗劫。駭客部署操作的手法,證明了比特幣所謂的財富去中心化邏輯完全不攻自破。
話說當晚,駭客盜取大量幣安賬戶後,即開始以市價大量拋售比特幣,並在同一個賬戶內買入一種交投疏落的維爾幣(Viacoin),由於這種小幣種根本無法容納這個規模的資金流入,當晚維爾幣價格在短短一小時內急升超過100倍!按我們常人的想法:這時候駭客該高價沽出盜取戶口內持有的維爾幣,獲利走人吧,不過,任何再不稱職的交易所,這個時候都會察覺情況異常,然後立即凍結所有賬戶的提款指令,以避免交易所及用戶出現更大損失。那麼這次駭客又出甚麼招呢?
其實駭客從頭到尾都沒有打算直接從幣安提款,只不過是看中了其作為全球第二大比特幣交易所的地位。由於幣安交易所出現大量比特幣拋售的消息很快流出,價格下跌很快就波及其他交易所,大批散戶爭相沽出比特幣,全球比特幣市場在幾個小時內頓時陷入恐慌性拋售。原來,駭客老早在其他交易所利用了已經大量出現、漸漸受到越來越多正規交易所(例如CBOE芝加哥期權交易所等老牌交易所)認可的期貨做空比特幣,一輪市場恐慌極速傳播,駭客便順利以高槓桿的期貨豐厚套現離場(套現手法完全合法)!換言之,駭客是利用了比特幣所謂「去中心化」,但實際上定價權已經高度倚賴重要交易所的漏洞,採取簡單的聲東擊西伎倆,一夜之間捲走大量財富。
比特幣「去中心化」的爭議,自這種虛擬貨幣誕生後,到今天還未有定論。比特幣與傳統貨幣截然不同,完全不是由特定的貨幣機構發行,而是採用密碼技術來控制貨幣的生產,意味沒有一個中央的發行機構可以肆意增發貨幣,持有者亦毋須到指定交易平台兌換貨幣,即所謂「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支持者會倡議,沒有任何單一機構控制比特幣的發行是最大好處,這樣散戶們便不怕單一機構大量印鈔、造成通貨膨脹,避免貨幣貶值而成為輸家。然而再美好的理論在現代市場資本主義面前都是空洞無力的,所謂比特幣「去中心化」的安全性,在這次黑色星期三事件上形同破產。事實上,財富的根本價值之一就是其自由流通性,只要財富有流通性,其內在儲存的價值能透過各種機制轉移。以目前的區塊鏈技術,面對這個魚與熊掌的難題仍然不合格。

2018年3月19日星期一

中國銀行在國外為人民幣推銷的廣告牌


攝於曼谷機場高速公路傍_2015_March



中國為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可謂不遺餘力。

隨著各國央行策劃不同的道路,2015年全球諸多貨幣對美元迅速貶值,而人民幣仍舊保持穩定。中國這樣的做法最可能的原因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一個國家貨幣國際化的前提是幣值穩定。

除上述努力外,以下一篇外媒的報導讓人們看出了中國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方面的決心:

某一天我來到曼谷,從機場出來後坐車沿著高速公路走,我突然看見一個碩大的廣告牌,大吃一驚。這塊廣告牌的內容是中國銀行發布的,上面寫著——“人民幣——世界貨幣新選擇”。

考慮到中國政府持有該銀行超過70%的股權,我發現這條廣告語意味深刻。這意味著中國確實在海外為人民幣打廣告,可以確定的是每一個從曼谷這個全球最繁忙機場走出來的人都能看到這個廣告牌。

可以說,這條廣告語不是虛張聲勢,也沒有誇大其辭。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以及其作為一種儲備貨幣的重要性正成倍上升,人民幣貿易中心如雨後春筍般全球各地冒出來,新加坡、倫敦、盧森堡、法蘭克福、多倫多都存在著這樣的中心。

諸如麥當勞這樣的跨國公司正發行人民幣債券,甚至包括英國這樣的主權國家也在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

幾乎每一個重要的全球玩家,不管是政府,還是跨國公司,都在做“迎接人民幣成為占主導地位的儲備貨幣”的準備。 (編譯/雙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