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John Mauldin - 偶顏投資 2016年3月23日


- 偶顏投資 2016年3月23日  


JohnMauldin:意銀釀危機歐債火頭起 
美國總統大選初選戰況上周略見明朗,共和黨參選人魯比奧(Marco Rubio)宣布退出,民主黨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黨代表票數則更加落後,未來數周戰況想必相當有趣。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到明年1月20日

,肯定會有人接替奧巴馬出任總統。無論誰人脫穎而出,都要面對世界各地重重挑戰,除了經濟亦有其他領域的問題。筆者上周向未來總統發表公開信,帶大家由美國西岸出發一直往西走,探討日本及中國的挑戰,今天繼續環球之旅,為下任總統建言。 

親愛的總統參選人: 
你們中有一人明年1月將入主白宮,到時勢必忙得不可開交。筆者上周剖析了日本及中國面對的難關,今天首站先往南半球走。澳洲除了是美國重要盟友,直至最近仍是中國一大資源供貨商。澳洲擁有極豐富的高質素鐵礦石資源,加上地理位置優越,此所以中國瘋狂大興土木,澳洲在當中也扮演重要角色。 

中國基建狂熱如今步入尾聲,澳洲貨幣及經濟因而受壓。從利好的一面看,中國富裕一族因利乘便到澳洲買樓置業,繼續支撐著在世人眼中已經過熱的澳洲樓市。假如中國維持資本管制,樓市熱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只是當閣下上任時,澳洲經濟定必顯得脆弱。 

總統先生/總統女士,閣下的挑戰正是要協助澳洲,確保該國經濟上有能力繼續與美國合作,攜手應對世界各地的問題。紐西蘭的情況也一樣,當地農產品極依賴中國這個大客。澳洲及紐西蘭向來都熱中于跟美國保持緊密關系,筆者相信未來亦會一樣。兩國一直願意跟美國衷誠合作,只是預算緊絀之下,難免要先兼顧內政民生。 

印度改革取得成效 
奧巴馬任內承諾「重返亞洲」,很大程度是沖著中國而來。其實印度同樣舉足輕重,只是美國人大多沒把這個亞洲另一大國放在心上,閣下務必多加留意。 

印度與中國在地圖上看似鄰邦,實際關系卻極之冷淡。由于相隔一座全球最高的喜馬拉雅山,中印雙方一直無法入侵對方,亦甚少跨境貿易,兩國經濟發展至今天的龐大規模都與對方無幹。印度經濟一直高速發展,每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超過7%。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上任後推行改革,為當地經濟帶來及時雨,至今已接近兩年。印度出口業不及中國龐大,服務占出口比例接近三分一,大多為服務西方英語社會的電話客戶服務中心。莫迪既要與根深柢固的官僚主義周旋,又要處理日久失修的基建及高速增長的勞動力,但改革已取得進展。築路進度由幾年前的每天一英里加快至現時超過10英里,莫迪亦開始打擊政府內猖獗的貪腐問題,更要求官僚問責,這是極艱巨的工作。 

地緣政治方面,印度貫通南亞與中東。由于跟巴基斯坦關系緊張,印度積極促進中東穩定及貿易,對自身有好處,只是考慮到中東當前局勢,談何容易。 

自尼克遜時代以來,美國曆任總統都努力促進中東和平,成績有好有壞,雖然你的勝算不高,但也要在這方面努力。中東地區仍是個火藥庫,到你上任時,當地形勢定必更加複雜動蕩。 

曾幾何時,沙地阿拉伯利用石油收益維持中東地區內相對穩定,這個時代已經告一段落。油價徘徊于每桶40美元至50美元水平,沙地政府不得不大幅調整預算,並動用大量主權財富基金應付周轉。據某些估計,假如沙地政府維持現行預算不變,至2021年國庫就會空空如也。沙地王室正努力建立緩沖,為經濟無可避免硬著陸的一天打算,他們成功與否並非閣下所能控制,但結果卻會支配你日後的選擇。 

油價低迷中東難穩 
沙地阿拉伯一直為埃及以至中東其他國家提供大量財政支持,到底還能維持多久,這個問題你必須弄清楚,並要做好准備應對。 

在波斯灣的另一邊,奧巴馬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斷斷續續地推進,閣下只要把握機會,不難在這方面幹出成績。在伊朗問題上,主要有兩派意見,一派認為,要確保伊朗不會威脅包括以色列在內的鄰國,最佳方法是讓伊朗重返國際社會,理由是互有貿易往來的國家甚少會爆發戰爭。最大障礙是美國數十年來向伊朗實施經濟制裁,美國國會又拒絕取消有關措施。另一派則認為,必須繼續加以制裁,進一步在金融方面施壓,否則伊朗不會放棄發展核武的野心。關于伊朗核協議,外界大多著眼于政治上對美國的影響,卻其實經濟上的影響可能深遠得多。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令中東局勢更加複雜。打擊IS需要資金,一直與美國並肩作戰的國家財政上卻勢必更趨緊絀。IS攻城略地,導致穆斯林世界大量民眾逃難到歐洲,問題是歐洲本身也煩惱多多。與歐洲連手應對難民危機,將是閣下任內最大挑戰之一。 

俄羅斯是另一個面對極大經濟壓力的商品出口國。當局不斷動用美元外彙儲備應急,儲備跌幅比其他國家更快;俄羅斯已陷入經濟衰退,短期內似乎無望扭轉乾坤。據報道,當局已大減預算開支一成,教育及社會福利都不能幸免。 

俄羅斯經濟雖然陷入困難,但不代表對美國利益的威脅會因此減少。事實擺在眼前,烏克蘭是俄羅斯的後院,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俄羅斯大感憂慮,此所以烏克蘭如今陷入分裂,陷入半無政府狀態。烏克蘭經濟並非毫無出路,依筆者之見,當地一眾寡頭壟斷者只顧趁亂搶奪國家資產,與其支持他們,何不鼓勵烏克蘭開放農業,吸引外來投資?假如烏克蘭農業生產力達致美國水平,或有望成為歐亞地區的糧倉。烏克蘭極之抗拒私營外資,但只要願意開放市場,當地經濟不出10年就能欣欣向榮。 

意銀行壞賬率達20% 
歐洲經濟及政治皆陷入危機,對上一次金融危機暴露出歐洲只是表面團結,相信在閣下完成首任任期前,就連表面團結亦會瓦解。歐羅區解體可能是閣下將要面對的最重大經濟危機,全球經濟的命運將視乎你如何應對。問題是你沒有辦法阻止危機爆發,只能嘗試改變危機發展方向,務求盡量減低全球經濟尤其美國所受的傷害。 

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是個崇高的夢想,但一如大部分夢想,最終都敵不過現實。十幾個國家各自制訂財政政策,但同時卻要維持經濟團結及單一貨幣政策,根本沒可能辦到。聯盟內的歐羅區成員國已看穿一切,其他成員國不久之後亦會醒覺。 

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率先曝露歐盟體制的缺陷,德國多年來實際上向較貧窮的成員國貸出歐羅,好使她們有能力購買德國貨,聯盟內其他出口國亦然。隨之而來的貿易失衡總得以某種方式呈現,結果不出所料,希臘、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及愛爾蘭等成員國國債相繼節節上升。 

截至目前為止,解決失衡的方法是強迫相關國家實施財政緊縮,恢複財政紀律。為了給她們多點時間撥亂反正,歐洲央行人為地壓抑利率至超低水平,但措施本身亦引致意外後果。這套救市策略成效不一,西班牙及愛爾蘭經濟略有改善,希臘、葡萄牙及意大利則仍然一蹶不振。 

意大利相信會令閣下最頭痛,當地銀行體系已經因為不良貸款大增而無法正常運作。當地銀行業不良貸款比率接近20%,一如所料,南方銀行的問題比北方嚴重,愈往南走,銀行不良貸款水平愈高,個別南部銀行的壞賬比例高近40%。 

意大利銀行體系崩潰,勢將引發系統性風險,禍延全歐洲,全球經濟亦難免遭殃。意大利是全球第八大經濟體,規模僅略小于印度。印度經濟硬著陸,世界還可承受得了;意大利可不一樣,一旦出事將嚴重打擊歐洲進而環球經濟,重要性可想而知。 

意大利政府負債現時相當于GDP 132%,而且升勢未止,當地現時經濟規模與2000年時相差無幾。過去16年來,經濟師幾乎年年預測當地經濟會有增長,卻一直未兌現。意大利銀行業不良貸款雖然相當于GDP不到20%,但當地銀行業卻名副其實大得欲救無從。另一方面,意大利銀行又向公眾發債,規模相當于GDP一成,這些債券標榜為穩健收息工具,但一旦爆發銀行危機,勢將成為廢紙。 

歐洲不少國家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雖然問題比不上意大利,但都很嚴重,一旦歐洲再爆發金融危機,這些國家的問題勢將更糟糕,須知道金融危機總是不斷擴散,跨越國界。 

相比之下,希臘危機好應付得多。奧巴馬可以置身事外,坐看德國總理默克爾與其他歐羅成員國如何跟雅典政府周旋;一旦意大利爆發危機,閣下可沒閑情逸致看戲,須知道意大利比希臘大得多,對環球經濟的影響遠為深重。 

希臘之所以重要,還有別的原因。對于逃避戰火的敘利亞人、伊拉克人及其他偷渡客而言,希臘是通往歐洲的主要大門,較富裕的成員國得依賴希臘,確保難民潮可以應付。移民危機已演變成人道災難,情況愈來愈差,歐盟卻幾乎陷于癱瘓。去年11月巴黎恐襲後,以往在《神根公約》下可以自由出入的地區大都重設邊境管制;不少歐洲人亦因為恐襲而改觀,認定穆斯林是安全威脅,由最初歡迎難民到後來心生恐懼。默克爾是歐洲主要領袖之一,如今卻因為選民反移民情緒高漲而備受政治壓力。 

歐盟無計可施之下,現正認真考慮讓土耳其加入,以換取對方阻止境內難民繼續湧向歐洲。歐盟運作失常的體制現已著手處理這一紙初部協議,但需要全體成員一致通過才能作實。 

大家不妨停一停、想一想,歐盟成立的原意是建構歐洲版美國,然而,美國模式卻沒要求所有州份在任何問題上意見一致。試想想,得州與佛蒙特州可以同聲同氣嗎?佛羅里達與蒙大拿呢?還有夏威夷與密西西比呢?事事達成一致意見簡直無稽,假如美國有此規定,政府早就垮台。 

只有75%州份同意,美國就可修改憲法;但要修訂《馬城條約》這份歐盟建構文件卻要全數28個成員國一致同意。 

土耳其一旦打開入歐之路,塞浦路斯就有麻煩,該國雖只是個細小海島,但影響力卻不輸給其他成員國,因為技術上,塞浦路斯的一票跟德國及法國等量齊觀,亦跟兩國一樣擁有否決權。歐洲其他國家極想跟土耳其達成難民協議,塞浦路斯卻可以否決。 

直至目前為止,解決方法是由歐盟/歐羅區規模最大且最具經濟影響力的成員國出面,強迫小國就範,此舉雖可解決短期問題,卻犧牲長遠團結,塞浦路斯上周就遭到這種待遇。 

《華爾街日報》上周五報道,歐盟同意把移民遣返土耳其的協議,以下提到的協議部分值得注意: 

土耳其申請加入歐盟的程序亦會加快,至于一直令談判停滯不前的原因,亦即土耳其與塞浦路斯的爭拗,歐盟卻避而不談。在就若幹新政策領域啟動入歐談判方面,塞浦路斯擁有獲歐盟支持的否決權,皆因土耳其既不承認塞浦路斯護照,也不准塞國船只飛機進入其港口及機場。 

根據協議,歐盟承諾在6月底前展開談判,好讓土耳其的金融及預算事宜法規與歐盟法規看齊,這兩個政策領域(或章節)剛好沒有受塞浦路斯阻撓。 

塞浦路斯的憂慮很合理,歐盟的解決辦法是置諸不理,此路不通就走別的路,繼續一意孤行,雖然最終相信也能得逞,只是每次以大欺小,歐盟上層建築就少幾塊磚頭;欺負弱小實有違讓聯盟「愈來愈緊密」的精神。 

恕筆者直言,歐洲大有可能爆發金融危機,經濟勢將陷入大混亂,假如再加上移民危機,後果難以逆料,兼且不堪設想。英國今夏將舉行公投,可能因此跟歐盟各走各路,開展「脫歐」的危險先例。往後幾年,世界貿易及貨幣流動勢將遭受嚴重打擊。 

歐盟解體債務或共同化 
主權負債累累及預算失衡觸發金融危機,結果可能有兩個。其一是歐盟或出現全新經濟架構,假如聯盟要維系下去,就得解決主權債務問題;鑒于統治精英極想歐洲繼續團結一致,在別無選擇下,他們大概會建立一條奇怪方程式,把各國負債共同化,然後納入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他們將要求所有成員國達致平衡預算,與美國現時的做法大同小異。 

債務共同化後,歐羅彙價大有可能下跌,更可能大瀉。當然,德國必須予以支持,他們為何要這樣做?因為出口貢獻當地GDP 40%,其中一半來自其他歐盟成員國。 

另一個可能性是各國未能達成債務協議,歐羅區解體,各國重新采納自家貨幣。各國新貨幣預料將遠比新德國馬克疲弱,德國出口因而大受打擊。負面作用之一是歐盟多國貨幣將較原來歐羅兌美元彙價貶值30%至40%,小國貨幣的貶值幅度更大。 

又或者,歐央行繼續把債務貨幣化,一旦意大利爆發危機,就加大救市力度一兩級,從而推低歐羅彙價。此舉實際上乃拖字訣,也許能把歐洲危機推遲幾年,只是債務終歸要了斷。歐央行早前出新招,提供數以萬億歐羅計貸款,向歐洲銀行支付0.4厘息,藉此鼓勵業界借錢,再以極低息放貸,甚至購買負息主權債。歐央行一系列激進行動大概可以把危機拖延到閣下的第二任期,但會引致什麼意外後果卻不得而知,根據至今的經驗,恐怕不會是大家樂見的歐洲經濟增長。歐洲大陸陷于低增長甚至零增長,再加上移民危機,政治穩定選民不造反的局面可以維持多久,對整個歐盟工程而言實在是一大問號。 

來源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