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無定向風 凱恩斯遺毒(楊懷康)

圖片說明:凱恩斯的簡單模式令執權者深信可以隨意調校經濟活動。


【補白】絕非硬科學 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跟金行長為哈佛同窗,兩人同時面對金融海嘯的考驗。前者祭出量化寬鬆應變,對其效力,深信不疑。後者深刻反思,而有「超乎估算的風險」之憂。經濟學是否建基於實證之硬科學,又還用多說嗎?




前英倫銀行金行長(Mervyn King 1948-)退役後升呢為勳爵,進身上議院。他到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講身歷其境的金融海嘯,肯肯定有嘢落到袋。是以洗耳驅車到馬料水恭聽。惟獨演講廳爆棚,提問者眾。主持人劉遵義校長無視小弟一再高舉半空的有形之手,以致無緣問教,有點遺憾。

 

經濟沉痾未起

金勳爵絕不欺場。他那一小時的演講有備而來,演辭脫胎自其備受好評的新著,《煉金術的末日:貨幣、金融與環球經濟的未來》(The End of Alchemy: Money, Banking, and the Future of the Global Economy),跟臨場爆肚式的Power Point脫口騷不可同日而語。演講內容集中一個問題——爆發金融海嘯後十年,長期及短期利率何以尚一沉莫起?金融期貨市場更顯示,在可見的將來利率亦無望回復到正常水平。何也?

金勳爵的答案?爆發危機後,全球央行單天保至尊應變,持續量化寬鬆;於茲十年,利率乏力翻彈,反映資金雖是充斥,經濟虛不受補,沉痾未起。此說殆為共識,令人精神為之一振者,是金勳爵指出,以量寬對付金融海嘯,乃教科書凱恩斯模式的遺毒。非但無助化解危機,實踐證明,此招反而添加風險變數,拖延復甦。他在英倫銀行主政十年,乃非一般的過來人,這個說法是以特別有說服力。

 

凱恩斯高估人的本事

教科書凱恩斯模式有何弊害?主要是高估人的本事:此模式之一大假設,是經過兩百多年的發展,經濟學已研發出一套調控經濟活動的工具。有了這套工具,調控經濟則手睇眼見功夫而已——凱恩斯認為,在現代社會,經濟師的工作猶如牙醫。

換言之,教科書凱恩斯模式認為現代經濟師們有心有力調控經濟,避免重蹈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的覆轍。經濟起伏完全在掌控之中,即使偶一遇上頂頭風,經濟有放緩之虞,主管貨幣政策的央行可以像飛機師調校操控桿那樣,放鬆銀根、降低利率,以為刺激。及至遇上順風,則可以像飛機師那樣收油門,抽緊銀根、調高利率,以免經濟過熱觸發通脹。收放自如,經濟穩步上揚,大家都有好日子過。

爆發金融海嘯,大家猛然驚覺,工具箱裡只得一件架生——量化寬鬆。更要命的是,掟這件架生出去(或是像西人說的,Throw the kitchen sink at it),飛機竟像失控那樣,經濟毫無起色。境況容或不像從天際消失的馬航M370號班機那般心寒,教人憂心的,是至今大家對海嘯的肇因尚未有共識,甚至是像馬航班機那樣對該從何入手調查失控原因亦茫無頭緒,更莫說探求預防之道。

 

凱恩斯簡化現實世界

落得如斯境地,金勳爵認為那是凱恩斯模式過分簡化現實世界:一視同仁對待所有經濟活動,滿以為一調低利率,則無論地產、快餐以至傳媒都齊齊起動;一調高利率,則從汽車、鋼鐵以至旅遊將通通放緩。應對變幻,現實世界絕非作機械式的條件反射,政策的效果由是參差而層次複雜。

即以量化寬鬆、壓低利率而言,那無疑有刺激之效,其實質效果卻非鐵板一塊;有些人不難為低息、負息鼓勵而先使未來錢——未有條件上車,亦節衣縮食、四出借貸,以求入市。這麼一來,磚頭、實業無疑興旺,飲食、娛樂等消費活動則難免捱打。

涉獵過奧國學派(尤其是海耶克的論述)的朋友當又知道,每個人對其切身境況的掌握,一如寒天飲凍水,主觀感受有別;即使面對同一變幻,反應亦因人而異。那麼經濟又豈會依着凱恩斯經濟師指揮棒的起落而節奏合拍地舞動?

 

迷信科學

直至爆發金融海嘯,經濟師對其指揮棒的法力,深信不疑。這個信心從何而來?來自對科學的迷信,認為經濟學跟物理學一樣,是一門建基於事實的硬科學。只消歸納業已發生的事情,細加分析即可理出脈絡,進而按統計機率,推斷調校政策會有何效果,有多大效力。譬如增加財政開支十個億將提供一萬個職位般的催谷政策,不難便是如此這般推斷出來。

世界萬象,經濟師不可能一一分析。捨難取易,往往只分析可供客觀量度的事實。人的喜怒哀樂皆為事實,而程度有別、不易量度。結果?哪怕這些事實雖左右經濟運作,卻因為無從量度而被割愛。

考慮的事實既欠完整周詳,由此而演繹出的政策固然不難牛頭唔搭馬嘴;哪怕政策應棍,因為人性主觀而善變,從歷史事實推算出的統計機率——發生了A,繼而衍生B的機會有多大——不見得有預測未來之效。萬一發生B的機率超乎估算,僥倖對症下藥,其效力亦存疑。

 

減少干預以降低風險

金勳爵認為整個世界正面對「超乎估算的風險」(radical uncertainty)。零息、負息皆史無前例,由此而形成的風險,顯非憑統計歷史事實所能估算。加以年來執權者一味只顧加強管制——美國專門對付金融機構的Dodd-Frank法案,條文超過兩千頁——訊息更形混亂,管理風險難上加難。那又豈有助掃除陰霾,復甦經濟?

此亦是最教鄙人遺憾之處:金勳爵曾掌管英倫銀行,是有權在手的監管機關。整場演講,他對監管干預有否增加「超乎估算的風險」,不置一詞。鄙人要問的是:復甦經濟之道,又莫非從減少干預、降低不必要的風險做起? 


http://hk.apple.nextmedia.com/

 



 



 



3 則留言:

  1. 其實凱恩斯認為佢果時既經濟係存在住流動性陷阱 (Liquidity trap),根本無法以貨幣政策對付大蕭條,反而係主張主要以財政致策治理。但佢所昌議的財政政策只係援兵之計,到經濟一有好轉就要收手,政府緊縮開支。真係吾知點解後黎D人會乜都算響凱恩斯頭上,用貨幣政策調控經濟明明係費利民貨幣學派既野,吾知點解一有人用擴張性貨幣政策 D 人就要話關凱恩斯事。凱恩斯的確係主張用擴張性財政政策救經濟,不過佢見好就收既建議就從來冇人會提,更加吾會跟,但係到出左事個個就會話 E D 都係凱恩斯學派既毒害。

    回覆刪除
    回覆
    1. 傳媒 有意錯誤報導 楊懷康德本人便是芝加哥經濟學派的打手正一垃圾 也是之前 和黎智英他們壹週刊 不斷說私有化的打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