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時寒冰:強勢美元正走在路上

强势美元正走在路上
          时寒冰



最近,美元悄然走強,儘管走得非常低調,但非常堅定,美元指數從89到92,僅僅十多個交易日而已。
下圖為2018年3月以後美元指數走勢示意圖




                                                ▲數據來源:Choice金融終端

我在微課堂專題中講過,美元將在3月結束調整,重新步入上漲軌道。儘管此前也一再公開發表文章,強調美元的調整正在結束,但對2017年調整心有餘悸的人,依然惴惴不安。





雖然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此起彼伏,從未消停,但美國經濟數據正變得越來強勁,這形成了強有力的支撐力量。大規模減稅,以及貿易戰,可能助推通貨膨脹,而通貨膨脹上升,又會推動美聯儲進一步加息。這種邏輯關係,使得市場對美聯儲再度加息的預期日益上升。
貿易戰對美元的負面影響是比較短暫的。許多人不從本質上看問題,當初奧巴馬推動建立TPP時,美元為什麼一路走高?最直接的一個因素是,美國通過TPP屏蔽了強勢大國的競爭壓力。特朗普現在挑起的貿易大戰,與此異曲同工,只是手法更粗糙,吃相更難看而已。





在美聯儲強勢加息的同時,其他許多經濟體卻痛苦地發現,自己很難跟進。因為,美國大規模減稅所引發的資金回流,正在抽走流動性。同時,市場上最為重要的美元融出方又人為降低美元供給,也成為引發市場上美元流動性緊張的重要原因。
日本央行副行長中曾宏認為,非美國銀行不斷擴大自身的海外債權(絕大多數是美元),但其資金的來源主要是外匯互換。外匯互換本質上是以一種貨幣作為抵押,來獲得另一種貨幣,如果提供美元的資金大幅度減少,甚至不再有人提供美元,外匯互換市場就不會存在。美元荒其實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一些實力雄厚的資金,正在悄然看好美元的走勢。





我前面講了,現在,美國在竭盡全力屏蔽強勢對手的競爭壓力,這當然是出於恐懼。中國崛起的步伐超出了美國人的意料,而中國對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尤其是石油人民幣期貨的推出,直接對美國的最核心利益——美元霸權發出了強有力的挑戰。
正是由於中國的推進步伐飛快,讓特朗普開始重新匯集鷹派人馬,重整旗鼓,面對挑戰。所以,在達沃斯論壇,特朗普一改支持弱勢美元的態度,突然支持強勢美元。這種態度的反轉,當時並不被很多人理解,因為,善變的特朗普流露出來的,並非是一個完整的戰略體系,更像是臨場發揮的一種即興表演。
這種認識顯然沒有看懂特朗普。



作為一個商人,尤其是一個擔任總統之前就遠近聞名的奸商,特朗普的行為方式雖然怪異,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能從未改變。當鴿派人物一個個黯然退場,鷹派人物甚至超級鷹派人物粉墨登場,人們不得不重新審視特朗普。這是一個性格多變,目標卻從未改變的對手。由於這個人此前未有從政經歷,行為方式不拘泥陳規,從不按套路出牌。
有人認為,中美貿易戰出現緩和的跡象,是近期美元上漲的主因。這種看法可能沒有從戰略層面去思考,貿易戰的作用,並非美國簡單的縮減對外貿易逆差,乃是屏蔽外來競爭力,而每當美國屏蔽外來競爭力的時候,都容易對美元構成強有力的支撐。貿易戰對美元的負面影響,只是短暫的,而恰恰是這種短暫的影響,很容易把人引導到歧路上。
很多時候,人們看待趨勢的時候,容易犯下兩個錯誤:一個是把短期的趨勢誤認為是長期的趨勢。一個是容易忽略機會的價值,而看重短期的利益。比如說,美元的確迎來了一年來更好的價位,由於更嚴厲的管制,卻沒有了當初寬鬆的機會。所以,大智者容易放棄蠅頭小利而把抓住機會放在第一位,而更多的人,則習慣於緊盯著眼前的利益而忽略機會。




有人問我,為什麼在被人罵的時候,還堅持。我說,罵人的人,很多也是弱者,如果我不堅持,他們很容易放棄,為了讓大家不放棄,我承受了那一切。
最後,只想說一句,理解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祝愿朋友們,能夠保護自己的財富,照顧好自己的家人。誠如我在去年年末的微課堂中所言,2018,只是全球大變局大變革大動蕩的一個新的開始而已。
美元走在路上,而我們,同樣走在路上,見證一個時代的痛苦與輝煌。
祝福每一位朋友,平安、順利!


附新聞:《全球匯市》美元突破重要關口後暫作整理,投資人重新評估後市2018-05-02 來源:路透社
路透倫敦5月2日- 美元週三整固漲幅,上日觸及三個半月高點;投資人等待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美聯儲/FED)政策會議的結果,決策官員可能在會議中勾勒出未來利率路徑的前景。

   
不過金融市場並不預期美聯儲會變動貨幣政策,投資人將會關注美聯儲官員有關美元走強和美債收益率上漲對貨幣政策影響的講話;如果語調中的謹慎情緒上升,則可能阻撓美元漲勢。
“儘管我們看到美元近日的上漲走勢,金融狀況並未明顯收緊,但如果漲勢持續,情況可能有變,”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edit Agricole)駐倫敦外匯策略師Manuel Oliveri稱。

   
美元指數週二升穿200日移動均線,為2017年5月以來首見。摩根士丹利稱,這一水准通常會吸引大型機構投資者對美元倉位進行一定的重估。

   
週三美元指數下跌0.2%至92.242。週二曾高見92.57,為1月10日以來最高。

   
市場普遍預期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美聯儲/FED)在周三結束的政策會議上將維持指標利率不變。但鑑於美國經濟可能加速的跡象,美聯儲下月似乎肯定會升息。而且在今年剩餘時間裡可能還有兩次升息。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週二發布的調查顯示,美國4月工廠活動放緩,但技術工人短缺且成本上升,表明通脹壓力正在積聚。
“我們看到年初以來的美元拋盤正在日漸消失。如果將要發布的美國數據顯示薪資增長,那將刺激美元攀高。”東京巴克萊資本資深外匯策略師Shinichiro

Kadota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