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0日星期一

不怕世界末日 矽谷菁英買好「末日保險」

2017-01-29 

當世界末日來臨時,你該如何面對呢?對美國矽谷的菁英來說,準備永遠不嫌少,許多人都買了「末日保險」。

不只是電影  為文明崩壞做準備

在以世界末日為主題的電影中,我們常看到人類為了活下去設置了各式各樣的避難所,然而這不只是電影情節,在現實生活中美國矽谷的科技鉅子和富人們正前仆後繼地為文明崩壞做準備,對這些超級有錢人來說,這種「末日保險」少不了。

食物、武器、地堡  「末日保險」少不了

除了儲藏大量罐頭和金幣、在遙遠的小島打造地堡和準備武器外,矽谷菁英還做了什麼呢?

做眼睛雷射手術  增加生存機率

美國知名社群平台Reddit CEO哈夫曼(Steve Huffman)表示,為了增加自己在末日來臨時活下來的機率,他在 2015年去做了近視雷射手術,不只如此,他還買了好幾部機車、好幾把槍和彈藥,好讓他「能躲在家中一段時間」。

上射箭課也是一招

前雅虎執行董事,現在是矽谷創投公司500 Startups合夥人的廖馬文(音譯,Marvin Liao)表示,他覺得在面對世紀末日時,他準備的水資源和食物一定不夠,「要是某人來拿走了這些物資怎麼辦?」,為了保護他的妻女,他說:「我沒有槍,但我有很多其他的武器,我有上射箭課。」

遙遠小島  打造末日基地

當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凸顯社會分裂時,前Facebook執行董事馬丁涅茲(Antonio Garcia Martinez)在太平洋西北一個遙遠的小島買了 5英畝(約等於 2公頃)的地,他在上面裝設了發電機、太陽能板還有數以千計的彈藥,打算把這裡打造成他的末日基地。

如履薄冰  眾人打開話匣子

馬丁涅茲提到,當他和矽谷同事聊他的「小島計畫」時,同事們也紛紛打開話匣子,開始大聊自己為世界末日做了什麼準備。馬丁涅茲說:「我認為最能適應社會真實運作槓桿的人,了解我們目前在文化上真的如履薄冰。」

超過半數有買保險

LinkedIn共同創辦人霍夫曼(Reid Hoffman)表示,他估計有超過 50%以上的矽谷億萬富翁都有買所謂的「末日保險」,像是地堡等能夠抵擋天災、傳染病和核彈的建築。而環境優美、幅員遼闊的紐西蘭,是這些超級有錢人的上上之選。

紐西蘭是上上之選

「說你在『紐西蘭買了房子』就像一種密語,一等你用共濟會的方式和他們握完手,他們會開始說:『喔,你知道的,我有個專門賣老舊洲際彈道飛彈倉庫的仲介,而且這些倉庫可以抵抗核彈。』然後這些人會對搬進去住有興趣。」

就像買了條安全毯

對霍夫曼來說,買「末日保險」就像買了一條讓人安心的「安全毯」一樣。

如何拿到第二本護照?

今年 45歲,在創投公司Mayfield Fund擔任經理的張帝姆(音譯,Tim Chang)表示,許多人和他一樣都買了「末日保險」。

「矽谷有許多人跟我一樣,我們會見面一起吃飯聊金融,也會聊大家的備案,很多人會存比特幣或加密貨幣,有的人想搞清楚如果有需要,他們要如何拿到第二本護照,有的人則想知道如何在其他國家買渡假小屋,必要時可以當成避難所。」

包包裝滿必需品  大難來時準備好

「老實說,我現在正在累積房產好增加被動收入,同時必要時也有避難處可去。」張帝姆和他在科技界工作的妻子早就為自己還有他們 4歲的女兒準備好裝滿必需品的包包。「我有時腦海中會出現這種可怕的景象:天啊,如果突然內戰爆發或是出現讓加州崩壞的大地震,我們希望自己能準備好。」

Facebook私密社團  交流末日秘訣

此外,矽谷的科技鉅子和金融菁英對世界末日的擔心,促成多個Facebook私密社團的成立,他們在這些社團交流面對世界末日的訣竅,例如該準備什麼設備和該躲在哪裡比較安全。

隨時讓直升機加滿油

其中,一名匿名投資公司負責人在受訪時表示:「我隨時讓直升機加滿油,我有個裝有空氣過濾系統的地堡。」他提到自己的準備或許「太超過」,但他補充道:「我有很多朋友會買槍、機車和金幣,現在這麼做已經不稀奇了。」

回到美蘇冷戰時期

其實,為世界末日做準備並非新鮮事。在美蘇冷戰高峰期,時任美國總統的甘迺迪(John F. Kennedy)曾鼓勵美國人打造能夠抵擋炸彈的避難所。然而隨著冷戰結束,對世界末日的擔心成了少數人的迷戀。

進入千禧年  末日預言捲土重來

1999年,這種對末日的擔憂再次捲土重來,當時人們害怕進入 2000年時電腦會造成大災難。《紐約客》記者奧斯諾斯(Evan Osnos )寫到,諷刺的是,17年後當時向大家保證科技絕對可以解決問題的那群科技菁英,反而成了為世界末日準備最勤的傢伙。

點燃末日擔憂的引信

人們對科技的依賴,反而成了點燃末日擔憂的引信。一名CEO表示:「我們的食物供給仰賴GPS、物流和天氣預報,而這些系統大部分都要依賴網路。」

對「生存主義」不予置評

正當超級有錢人大買「末日保險」的同時,PayPal創辦人列夫琴(Max Levchin)反而對這種「生存主義」(survivalism)不予置評,他說:「這是我少數不喜歡矽谷的幾件事之一──那就是我們自以為是優越的巨人可以操縱方向,即使錯在自己也可以被饒恕。」

一場道德誤算

對列夫琴來說,為末日生存做準備是一場道德誤算,他也希望各界不要再討論這種話題。「我通常會問人:『所以你擔心末日,你捐了多少錢給當地的收容所?』在我腦中,這和貧富差距的現實連結最深。人們帶來其他形式的恐懼都是人工的。」

別投資在逃跑上

列夫琴認為現在是時候投資在解決之道上,而非投資在逃跑。

既然錢那麼多  準備一下很合理

不過,前Reddit CEO黃易山說:「這些為末日準備的科技鉅子其實並不真的認為世界會崩壞,他們覺得這是很遙遠的事,可是一旦發生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所以既然他們有那麼多錢,花其中的一小部份準備一下...是件合理的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