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無定向風】金本位知易行難(楊懷康)

唔試過又點知唔得,唔得咪取消囉,正如QE一樣

年前蒙舊同事抬舉,囑咐在下替小朋友起名。墨水有限,硬着頭皮以「行之」交差。除了筆畫簡單,這個名字又有「知易行難」,貴乎實踐力行之意。世間上「大隻廣」多的是,若不摺高衫袖、實事實幹,一切歸於徒然。是以期許小朋友腳踏實地做人,免招「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之譏。唔怕生壞命、至怕改壞名。替人起名,「任重道遠」,講不得笑。幸好為了這個、那個原因,名字沒有用上,方如釋重負。

 

過來人、知情漢

事非經過不知難。格林斯潘當過聯儲局主席十八年,有史上最佳中央銀行家之譽,怎麼看也不像是「大隻廣」。然而從其新傳《知情漢》(The Man Who Knew)可見,他亦走過一段「知之易、行之難」的心路歷程——年少入世未深,他鼓吹金本位;中年入仕,體會「行難」而極力反對。

金本位基本上是個無須官僚插手的自動調節機制,故此贏得信奉自由市場、反對政府干預的資本主義信徒支持。年少之時,格林斯潘滿腔理想,加入極端自由主義作家蘭德(Ayn Rand)的讀書會,將金本位無須政府干預而能穩定物價、促進經濟發展的道理,寫成論文在會上宣讀。

蘭德重視這篇論文,收入其個人文選。林行止先生送過這套文選給我,適值格林斯潘上任當聯儲局主席,他那篇金本位論文令我憧憬不已:有權在手,他當實踐信念,在貨幣政策上放棄積極干預,甚至重建金本位。Little that I knew! (知又何曾是易事哉!)

犯顏直諫

鏡頭一轉,列根落場角逐總統寶座。步入中年的格林斯潘,放下顧問公司業務,加入競選工程,當其經濟政策謀士。那時通脹肆虐,列根主張以金本位對付。格林斯潘打倒昨日之我,極力反對。入主白宮後,話得事了,列根有意從鑄造面值兩百美元的金幣入手,恢復金本位;升呢為有實無名經濟政策沙皇的格林斯潘和佛利民聯手反對。

於此可見,格林斯潘改變初衷,反對金本位,並非如許家屯所言,進駐權力核心即屁股指揮腦袋,放棄信念原則,逢迎上意。反之,入世日深,長了見識,洞悉恢復金本位知易行難,是以跟老細抬槓。金本位沒有成事,足見列根有容得下犯顏直諫之量。

列根(及不少自由經濟的擁躉)何以嚮往金本位?一如佛利民所言,普天之下、古往今來,通脹莫非個貨幣現象:大量貨幣追逐有限商品,價格是以不斷漲升,是為通脹。金本位嚴格限制發鈔,鈔票少了當然有效降服通脹。物價穩定,生意營商少一重風險、降低交易費用,有助促進繁榮。好處多多,金本位何以又被棄之如敝履?

 

牛油與大砲並舉

自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起,美國牛油與大砲並舉——既推行福利主義的大社會政策(The Great Society)又發動越戰——以致財赤空前,基本上靠印銀紙應付開支。到了那個地步,金本位制衡發鈔的功能已蕩然無存——尋常百姓再也不能以官價三十五美元向聯儲局兌換一安士黃金,中央銀行尚可以行使此權利。

於此可見,金本位被廢,並非這個機制有何先天紕漏,只是政治經濟環境的改變摧毀了其運作基礎,不能不廢——尼克遜總統如若不終止讓各國央行兌換黃金的權利,徹底廢除金本位,美國的金庫將被清倉。推動印鈔機的財赤未止而貿貿然重置金本位,則猶如沙上建高廈,不出亂子則幾稀矣。

換言之,邏輯上金本位限制發鈔,有遏制通脹之效。遏制通脹、促進繁榮是普世願望,除了實行金本位還有什麼別的可說的?及至入世漸深,則知書本邏輯是一回事,現實世界無處不在、處處都在的局限因素,譬如政治現實一再削弱官價兌換黃金的機制,可又是另一回事。

重置金本位,金價定在哪個水平方是妥當?定得過高,有金在手的人將傾囊而出,結果是政府增加發鈔收購黃金,重蹈大量貨幣追逐有限商品之覆轍,反令通脹加劇,與金本位之初衷相悖。反之,金價定得過低,人們擁金以自重,那又何以建立金本位?(郭伯偉告之,他考慮過以黃金為港元本位,最終放棄,難以定價興許是個原因。)

是以事情的關鍵並非如何重置金本位,而是解決導致尼克遜砸爛金本位的深層次矛盾——財政失控,以致狂印鈔票;到了那個地步,不腰斬三十五美元兌換一安士黃金機制,金庫清倉,難保不觸發政治經濟恐慌。

 

積極不干預的智慧

在政壇打滾了四十年,格林斯潘這個洞悉世情的知情漢體會到在多元參與的現代社會,像三十五美元兌換一安士黃金般的人為機制往往經不起政治現實的考驗,並不足恃。(打從第一天起,設立歐元區的兩個機制——國債總額不得超過六成GDP、財赤不得高於GDP的3%——已給打個稀巴爛!)

治亂於源。除了認清實行起來像金本位般制衡干預的機制有何效力,更得打破人們對政府干預的迷信,讓世人明白,官家插手,後果固然難料;萬一弄出亂子,殘局難以收拾。到頭來此亦夏鼎基積極不干預的智慧了:若未打爛沙盤問到篤,弄清一切後果,否則執權者切勿、切勿輕舉妄動。

以忍得住手而論,郭伯偉、夏鼎基皆為典範。格林斯潘深知忍手之可貴,命運可注定,他要一再收拾殘局。

圖片說明:格林斯潘是過來人, 是個知情漢,深知 政府插手弄出了亂子, 殘局難以收拾。

 

 

補白

再見就是朋友

特朗普的國家經濟顧問委員會主任孔恩(Gary Cohn)是高盛的前總裁,是紐約人。他跟《華爾街日報》說,在華盛頓人們不會以「幸會」("Nice to meet you.")為開場白,卻會說「見到你,真好。」("Good to see you.")兩者有何分別?

後者隱喻大家許是見過面,有交情;潛台詞是俾個面。華盛頓是個什麼的地方,從這句口頭禪可思過半。

2 則留言:

  1. 俄羅斯與中國恢復「金本位」 美元全球地位不保
    http://m.news.sina.com.tw/article/20170405/21452216.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就估中、俄、沙地會推以黃金計價既石油。E 個對美元既打擊可能會比推金本位更大。
      http://www.zerohedge.com/news/2016-12-27/things-make-you-go-hmm-death-petrodollar-and-what-comes-after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