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時寒冰-大通胀如火如荼




全球大通胀

 



不知不覺中,大通脹已經到來。



  
許多國家都已經置身於大通脹之中。根據2017年1月的初值,歐元區調和CPI同比從2016年12月的1.1%大幅跳升至1.8%,是2013年3月以來的最高值。美國通貨膨脹也在上升。

  
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1月CPI同比上漲到了2.5%,創下2012年3月以來的最大漲幅。美國的態度非常明確:加息抑制通脹,按照耶倫的說法,就是加息宜早不宜晚。

  
印度商務部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印度2017年1月批發物價指數(WPI)同比增長5.25%,增速創2014年7月以來新高,超出此前經濟學家預期的3.89%,以及前值3.39% 而去年同期印度的WPI指數還僅為-1.07%,創下此前六年來的最低紀錄。 2015年1月以來,印度央行連續降息七次,面對通脹壓力的上升,印度央行再不敢輕易降息。全球性通脹猶如燎原之勢,就連一直飽受通縮之苦的日本,CPI也從2016年10月開始轉正。

  
小的經濟體通貨膨脹情況更為嚴重。

  
在這方面,委內瑞拉一直是世界的領頭羊,許多經濟學家測算委內瑞拉2016年的通貨膨脹數據會是三位數,IMF預測2016年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將達到驚人的475%,IMF預測2017年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將達到1642.8%,2020年將達到3960.37%。一看就知道,根本停不下來了。

  
在尼日利亞,通貨膨脹也已經開始失控。尼日利亞國家統計局(NBS)在1月13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12月,尼日利亞的通貨膨脹率為18.55%,11月為18.48%。尼日利亞通貨膨脹率上升已經超出了中央銀行(CBN)的控制範圍,因為,此時尼日利亞貨幣政策的利率已經保持在14%的水平。

  
尼日利亞《先鋒報》刊登了《通貨膨脹之下,尼日利亞人能否養活自己? 》的報導,說50公斤的一袋米,2016年初是6000奈拉,到10月份就已經是18500奈拉…… 
 
漲價潮


在國內,最近,有一個詞炙手可熱,那就是:漲價。先是房地產去庫存下的房價上漲,接著是去產能下的煤炭、鋼鐵、鐵礦石等的上漲,再接著是造紙、包裝印刷、運輸、化工原料、電子元件等等上漲,然後是更大範圍的上漲,連最不可能上漲的手機等也開始上漲,現在,甚至連牛奶、榨菜、常用藥品也都漲起來……

  
經濟學理論再次體現出強大的本土特色。

  
很多時候,當產能過剩、庫存積壓嚴重的時候,一般都面臨著降價去產能、去庫存的局面,而我們卻是提價去產能、去庫存,去得舒心而充滿快感,去得賞心悅目花枝亂顫……我不知道應該說這是一種奇蹟合適,還是說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創新貼切。

  
一方面,人為控制供應,削減產能。一方面,投資放大,擴大需求。而後,又用貨幣政策配合擴大的投資,價格不漲反倒說不通了。因此,煤炭、鐵礦石、鋼材等等,都在漲價。

  
漲價的結果必然會反映到經濟數據當中。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7年1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同比上漲了2.5%,高於預期的2.4%,以及去年12月的數值2.1%,創下了兩年半來的新高。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1月份的PPI同比上漲6.9%,遠高於預期的6.5%,也高於去年12月份的數據5.5%,創下了超過5年來的新高。由於PPI上漲迅猛,向CPI傳導的步伐將會持續,而這意味著更大的通脹壓力,意味著漲價風已經難以停下來。

  
當堰塞湖高懸的時候,有兩種解決辦法。一是慢慢疏導,把高懸的危險的水慢慢導出來,把風險慢慢降低到可控的水平。一種是繼續加高堤壩,繼續抬高水位……更危險的,是採取就近取土的方式加高堤壩,因為,這種方式可以更高效率地加高堤壩,以支持更高效率的放水 
 
逃不開的通貨膨脹




 
委內瑞拉為什麼通貨膨脹如此嚴重呢?根本原因在於,馬杜羅政府自2013年上台以來,無視最基本的經濟原則,狂發貨幣,把濫發貨幣當作解決一切經濟問題的萬能鑰匙,導致貨幣持續大幅度貶值。委內瑞拉最大面額的紙幣,在2013年的時候可以兌換4美元,到2015年底的時候就已經貶值到了只能兌換10美分……這意味著,貨幣體係其實已經崩潰,在貨幣崩潰的情況下,通貨膨脹出現失控也是必然的。

  
凡是通貨膨脹嚴重的國家,都有狂發貨幣的共性,而且,一旦犯了這種病,跟狂犬病一樣,根本停不下來。以委內瑞拉為例,他如果停下來,就只能接受經濟崩潰的現實,沒有哪個政府愚蠢到輕易認輸的地步,他們寧肯狂發貨幣到崩潰也不會選擇坐而待“潰”。儘管它其實已經崩潰,但谁愿意接受這個事實呢?別忘了,美聯儲之前加息的節奏還非常緩慢,隔了一年才加息的,在這種情況下,委內瑞拉就已經臥床不起,一旦美聯儲加快節奏持續加息,這些國家就會更徹底地崩盤……


 
對於委內瑞拉的教訓,我們應該認真地汲取。根據各個省份公佈的固定資產投資規劃,至少有16個省份的固定資產投資規模計劃超過了GDP。如果把相關省份在地方兩會上公佈的計劃全部加起來,我們會發現:2017年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已經高達40萬億以上! 2008年,4萬億救市計劃的後果,現在已經顯現,面對更加龐大的投資規劃,我們是否有必要做一下更細緻的評估呢?

  
這些龐大的投資規劃一旦付諸於實施就不可能再停下來,因為停下來就面臨著爛尾工程,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而投資就意味著龐大的貨幣需求和資金投入。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1月份新增社會融資規模已經高達3.74萬億元,創出了歷史新高。我們知道,在整個2016年,中國加槓桿使用了18萬億元的社會總融資,而2017年1月份這一個月,新增社會融資規模就已經達到了3.74萬億元。

  
美聯儲已經走在加息的路上,縮減資產負債表也已經順理成章地排在後面,一旦美國收緊貨幣政策的步伐加快,全球流動性緊張甚至短缺的狀況,就會變得非常嚴重。

  
大通脹時代,必須要清晰認識的是,這是一條不歸路。幾乎每一次大通脹之後,緊跟著的就是大危機的爆發。

  
中國是一個大經濟體,中國有關部門具有令世界諸多國家仰視的智慧和勇氣,自信能夠解決一切問題,攻無不克戰無不勝,但是,對於投資過大過於密集所導致的問題,也應該有清醒的認識,及早採取措施,防範於未然,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重磅推出“時寒冰頻道”,已於2017年1月1日正式開播。推出“新聞解讀”、“微課堂”兩個頻道,一起感悟知識的力量和趨勢的力量,歡迎訂閱,長按下圖二維碼即可直接進入訂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