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5日星期二

大棋局:2018新貨幣秩序 1-5







■《經濟學人》30年前嘅預言會否實現? 互聯網圖片



電腦勒索病毒肆虐,令一張30年前嘅照片重現大眾眼前。該照片上面寫住一個年份:2018年。

bitcoin,勒索病毒指定嘅贖金貨幣。因著其對身份之保密性,現時部份地下交易都會用上,真係知

識型經濟大環境下,黑社會都要進修學電腦。今年2月最後一個交易日,一個bitcoin價格正式超過一盎士黃金。一個大眾將信將疑、本質先於存在嘅虛疑貨幣,一個人類用咗幾千年、存在先於本質嘅實體貨幣,邊一個先係我哋將來嘅交易形態?

《經濟學人》,一本知識份子推崇嘅經濟雜誌。1988年1月9日,雜誌封面畫咗隻鳳凰,心口掛住一枚老蓮咁大嘅貨幣,腳下踐踏多國銀紙,大題《Get ready for a world currency》。鳳凰心口嗰枚貨幣寫住一個年份,就係2018年。

雜誌內文提及將來會出現新貨幣秩序,或由IMF的SDR開始。數字貨幣未出現前,唔少人認為該封面其實暗示黃金皇者回歸。理由係自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美元不斷超發,最終會再次面對特里芬難題,所以美元做莊嘅貨幣體系不能持久,取而代之的將會係金本位。包括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曾警告,只有回歸黃金,先可以制止全球央行繼續靠印銀紙呢種金融鴉片上電,制止無止境嘅債務擴張。

但自bitcoin出現後,數字貨幣一度令人眼前一亮。同任何新出現的事物一樣,一開始都係被質疑同揶揄。可是經過多年實驗,德國率先於2013年認可bitcoin合法地位,日本今年4月亦承認其支付手段合法,中國則更表明央行會推出自製嘅數字貨幣。

大美元台戲必須唱落去,因為美元一弱,就會有各方勢力倡議用SDR、黃金甚至數字貨幣取代美元。如無意外,聯儲局年末將會縮表,一場虛實之爭即將到來。《經濟學人》嘅預言會否實現?(待續)


大棋局:2018新貨幣秩序(二)
 


■金本位時代以黃金為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元取代黃金地位。 資料圖片



世上最爽嘅事就係掌有印銀紙權力。印銀紙有內外之別,例如共產黨掌中國印銀紙權力,但國際貨幣體系上冇話事權。用一個通俗講法,政府濫發貨幣在國內威到盡,可以沒收平民財

產,但貨幣出到國外只是一張廁紙,津巴布韋即如此。所以要坐莊,就坐世界之莊。

過去世界貨幣莊家之位係硬通貨,即黃金、白銀。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全球陷入大混亂,在布雷頓森林協定下美元取代黃金地位,直到今日。要明白美元體系,要先明白「錨」嘅概念。金本位時代以黃金為錨,自國貨幣含金量高就升值,國與國之間按此再釐定交叉滙率。布雷頓森林體系時期美元以黃金為錨,然後各國再以美元為錨。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美元背後已無黃金,全球貨幣仍以美元為錨,中國外滙儲備世界第一,就係要表達畀人聽人民幣唔係廁紙。

但以某一國貨幣作錨有個問題,就係所謂的特里芬難題。例如美元體系,全世界都用美元作儲備貨幣,於是美國只有長期貿易赤字先可以輸出足夠貨幣。長期赤字會導致貨幣貶值,阿哥,邊個會揸住日日貶值嘅銀紙?最終引發各國拋棄美元,單一國貨幣做莊之體系不能長久。

美元長期貶值各國心中有數,中國就趁金融海嘯時提過要提升SDR貨幣地位。然而,每當美元信心危機浮現時,美元就會突然轉強。因此所謂的剪羊毛周期不斷重演,特里芬難題一次次被掩蓋。凡事都有「量」嘅問題,美元過去冇問題,不代表將來冇問題,因問題積存嘅量越來越驚人,尤其經歷QE時期。

這邊廂,《經濟學人》竟然30年前預告新貨幣秩序會於2018年出現,並由SDR開始;那邊廂,美國正準備縮表,維持各國對美元信心以冀長玩長有。同時德國靜靜雞運回存於美國的黃金,bitcoin逐漸左右地下經濟秩序。一場新貨幣秩序較勁即將開始。(待續)


大棋局:2018新貨幣秩序(三) 




■bitcoin只係一個試驗品,中國已表明會搶先由央行發行數字貨幣。 資料圖片



海耶克晚年最後一本經濟學著作,叫做《貨幣的非國家化》(Denationalisation of Money)。用一句話概括此書重心,就係印銀紙唔一定要

由央行壟斷。既然推崇自由嘅經濟學家們認為有競爭最好,那貨幣發行都應該有競爭先啱。查實世界上有個地方某程度實踐咗上說,就係香港。香港由三家商業銀行發行貨幣,而非由央行壟斷,只不過香港嘅貨幣發行制度欠缺海耶克提倡的競爭性。

叫央行放棄貨幣壟斷,同叫獨裁國家實行民主制一樣,梗係睬你都儍。我哋現行貨幣體系嘅轉捩點,就發生喺海耶克同凱恩斯之爭時期。海耶克受法國經濟學家Jean-Baptiste Say影響,信奉中立貨幣說,認為貨幣失去中立性就會引發經濟危機,故晚年有貨幣非國家化想法。凱恩斯完全相反,認為貨幣唔單止唔應該中立,更應擺到明有搞作,亦即用政治權力玩貨幣。結果凱恩斯打開了貨幣世界的潘朵拉盒子,將貨幣政策放出嚟,往後80年央行以貨幣政策左右經濟秩序被視為理所當然,並一發不可收拾。

看似被塵封的貨幣非國家化理論近年再受關注,因為出現咗一個新事物:數字貨幣。當權者最驟忌數字貨幣的去中心化,每個人只要有相應電腦設備就可以「挖礦」,等同發行貨幣。貨幣在用家之間流轉,不經政府監管、結算。耶倫做聯儲局副主席時已明白地講,新型網路貨幣令銀行家不安,可能擾亂金融秩序。

以最紅嘅bitcoin為例,一粒已比一盎斯黃金貴近一倍。或說bitcoin有排升,因佢係通縮貨幣,最終只能產出2,100萬粒。但今日有bitcoin,聽日可以有beachcoin。bitcoin只係一個試驗品,中國已表明會搶先由央行發行數字貨幣。中國要人民幣國際化,力推SDR,自己發行數字貨幣,用意十分明顯,就係要衝擊美元體系秩序。

(待續)

大棋局:2018新貨幣秩序(四)


■黃金被公認為貨幣中的皇者,任由朝代更迭,黃金永遠不會消失。 資料圖片





黃金,公認為貨幣中的皇者。原因好簡單,法定貨幣壽命取決於朝代更迭,共產黨可以滅亡,共和黨可以執笠,黃金卻唔會消失。無論將黃金拎去208年諸葛亮出山之日,1963

年毛澤東話「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之時,還是2047年後唔知點樣嘅香港,照樣有價。

但黃金有一個矛盾處,因其認受性太高,無事好地地,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被囤積,直至金本位制度無法運作。故黃金雖為貨幣中的皇者,黃金無法再作為貨幣。

今日我哋嘅貨幣體系不再以黃金為錨,各國貨幣之間滙率與含金量無關。不過將全球央行黃金儲備數據拎嚟睇會發現,15大黃金儲備國(或機構)中,歐美佔8個,若計埋IMF則9個,且數量遠遠拋離其他國家。15大歐美黃金儲備國除瑞士外,黃金分別佔該國外滙儲備55至75%(詳表見網上版)。一方面,不斷有經濟學說同你講黃金冇用,而且講到似層層;另一方面,貨幣世界最高權力掌舵人行動上收埋黃金,並揸到實一實。

《經濟學人》30年前預告2018年會有新貨幣秩序來襲,咁啱今年發生一件事。二戰前德國將大部份黃金儲備送出國托管,到2013年德國突然話要將海外黃金拎番,期限係2020年前運回一半。德國央行今年公佈,截止2016年底已運回583噸黃金,法蘭克福央行總部黃金儲備增至1,619噸,佔其黃金總儲備47.9%。即係話,如無意外,德國央行今年就會提前達標,將一半黃金拎返老家。

QE係一場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貨幣實驗,其成敗並未知道。一旦經濟再次活躍,央行收水太慢會引嚟惡性通脹反噬,太急則會導致通縮。全球54萬億美元可交易債券中,央行已揸三分一。央行未完成收水前若出現經濟危機,將無法再次以QE救市。在兩手準備情勢下,哪國先爭奪制高點,那國就係下一代世界貨幣大莊家。

(待續)


2018新貨幣秩序-五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Bancor和Unita。一場謀劃世界貨幣新秩序的會議發生於1944年,44個國家代表齊集美國新罕布夏州布雷頓森林,英美兩國當時正為誰主導世界爭霸。代表英國出場嘅係殿堂級經濟學大師凱恩斯,佢提倡國際貿易結算用一種新記帳單位Bancor;代表美國嘅只係財政部長助理懷特,佢動議各國用一種新貨幣單位Unita。

結果經濟學大師輸了,各國協議最後雖無採用Uinta,但運用了其原理,即美元和黃金掛鈎,他國貨幣再同美元掛鈎。任何人拎住35美元可以向美國兌一盎士黃金,從此美元又叫做美金。

凱恩斯雖然輸咗,但其構想並無被遺忘,Bancor其實即SDR前身。美元從英鎊手上接掌世界貨幣大莊家之位後,於60年代開始面對特里芬難題。

美國嚴重貿易赤字,各國都驚揸住35美元將來可否兌一盎士黃金?都係沽美元,揸黃金先。SDR即在美元危機背景下誕生,或說,是Bancor重生。可是70年代出現一個叫基辛格嘅猶太人,諗到條橋不單化解美元危機,更將美元一夜間再次扭轉為全球貨幣體系的定海神針,就係要中東國家賣油只收美元。全世界都要買油,所以全世界都要美元。石油美元體系確立,令SDR曇花一現無用武之地。

SDR現時由五大權重貨幣組成,分別係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圓、英鎊。所以中國重提並力推SDR就係要衝擊美元體系,由一個大佬坐莊局面,改變為幾個叔父同檯食飯。過去每當有國家想衝擊美元體系,例如賣石油想唔用美元結算,唔知點解都冇好下場。中國人比較蠱惑,就話大家拍住上有錢齊齊搵。

法定貨幣壽命取決於朝代更迭,假如人民幣世界通行,全球央行揸到一手都係時,冇一個國家會希望共產黨出事。明乎此自然知道,人民幣會否停止國際化,係一件唔需要討論嘅事。

Mr. Tregunter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